18分钟阅读

落差1000米,

孤胆夜行山间道

2019-02-01 | 李小船
前因

2018年12月中是一年一度的双子座流星雨盛事,我在用行图APP找深圳周边的山头时,发现近在惠州的山里,在一片等高线密集圈圈中有一球状建筑,心想这怕不是天文台,那岂不是观测宝地?

 

再查看附近地点,映入眼帘的六个字“国营梁化林场”,我的心脏微微收了一下。

 

我觉得,能叫这种名字,最晚也得是80年代末开始的单位,然后在新世纪不可避免地衰败。这让我想起我的爷爷,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功绩,便是发展壮大了两家国营垦殖场林场。他曾骄傲地说,“我的场部,比县城还繁华”。

 

我想去这里看看。从观星的角度,此处云量可能不稳定,光污染暗夜等级仅介于3、4级之间,但是,我也要先去这里看看。

废墟

导航定位梁化林场,没想到山间已经修起了气派的景区大门,山谷里甚至还修好了自驾营地——所幸还没有开始运营——果然无处可逃脱旅游开发。

 

山间的水泥路在此分作四向,形成一个小广场,路边散布着目测50年代到70年代的建筑,以及比最高的三层楼还高大的繁密树木,树下停着几辆车。能听见屋子里各有隐约的打骂声、电视声和准备午饭声,目之所及却不见人,只有一个抱着单膝坐在石凳上用听不懂的话聊视频的大姐,自在而嘹亮的笑声想来视频那边应该是她的娃娃。我手机上中国联通的Edge信号时有时无。

开着车绕一圈,先险些撞倒支在路边晾晒衣服的竹架,又差点蹭到轮胎已经没气的掉漆卡车,却没能躲过老房子的屋檐下一条浅浅的排水沟,导致我倒车时不小心陷进一轮。当然这难不到COUNTRYMAN的ALL 4。

 

这排看似是平房的建筑,绕到侧面竟然有一道莫名其妙的楼梯,是阁楼要住人还是仓库?

刚才的大姐住在这栋三层楼里,我猜这曾经是招待所,一面面窗户开闭的可是岁月风雨。

 

镂空的雕花曾把阳光投进昏暗楼道,一定漂浮着细小灰尘,如丁达尔光一般好看;

 

木框玻璃窗的左右下角,都会有个细铁钩可以钩住打开的窗扉,风大一点便要吱吱作响;

 

糊住的报纸,大概临时堆了点杂物不想让你看见;

 

砌死了砖墙,那间屋子的门应该永远不会再打开;

 

换上铝合金推拉窗的,还要在这幢楼里继续他们不太会日新月异的生活。

从楼顶可以走到旁边的又一栋三层楼,能确定是办公楼——因为有门牌。曾经我爷爷便是被人叫做“李场长”,指间夹着烟,开怀大笑。

这栋办公楼被遗弃得很匆忙,一间间走过透着窗能看见发霉的桌椅沙发,堆在地上或椅子上的书本地球仪保险柜,墙上贴着动植物图谱,以及掉落的天花板碎片。脱落红漆的木门有些可以打开,我推开了,却也没勇气走进去。

走廊已生出野草和蜘蛛网,栏杆上也遗留着枯死的盆栽,竟没有被风吹落。场长好像都爱花,李场长更是如此,除了盆栽他甚至有一大片红砖墙围起的专属花圃,一位园丁帮他打理,种满了五颜六色的菊花,那是我很小时候向往的神秘之地。

办公楼一楼后面直接连着一座礼堂,这个布局我有点看不懂。铁门已经完全锈死,不知道谁干脆搬来一辆嘉陵摩托挡在门口。

礼堂的屋顶仅剩龙骨房梁,充沛的阳光雨水让这里可以迅速地被植物吞没,站在入口看得到舞台台柱,但无路走过去。观众席木制的座椅,不知是朽烂了还是被人拿去生了柴火,锈红的铁架整齐而沉默地,望向舞台,或者埋首草丛。我站在过道,仿佛钻进一只沉到海底腐烂的鲸尸,又仿佛看见李场长在台上做着报告台下掌声雷动。

办公楼对面坡上的一片屋子,许是年代更为久远,全都坍塌了,门楣上浮雕的五角星磨灭得依稀难辨(所以我没拍),墙上口号“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顽强醒目。我努力想象,这些屋子轰然倒塌的那一个动静,林场里的其他居民是什么感觉,完全无法可想。

 

此时冬日午后的太阳出来了,断壁上长起的蒲公英马上发出生机勃勃的光,宁静但又令我感觉无力。

山路

无力其实是因为我饿了,逮住一个大妈问了才知,场部没有吃饭的地方,得往山里走一段,有个饭馆。到了饭馆老板表示,过了饭点厨师已下班,拒绝给我提供服务。倒是小卖部的老板娘极力推销腌制的梅子,然而一切果脯蜜饯都是我的噩梦,我选择吃车里的干粮。

 

进山后在半小时左右的车程内,海拔大概要直升1000米,COUNTRYMAN跑起来活泼好玩。山坳间能看见成片光秃秃的果树,结合小卖部的梅子,想来这里的春天是个赏花的好去处。

 

最高处的山顶叫坪天嶂,到了之后傻眼了,是军事禁区,在地图上看见的球球就是营盘里的设施了。我停在警戒线外,一下车窜出来几条狗在脚边拱来拱去,吓得我大气不敢喘,默默地缩回车里,往下退到看不见狗的地方,寻了一处视野无遮挡的拐角,等天黑。

快日落时,两个兵哥带着一条狗下来巡山了,看见红嘟嘟的COUNTRYMAN很是稀罕,十分喜欢然后要求我离军营远一点……在确认我是来拍流星雨的人民群众后,他们给我指点了对面山头,把车停在山腰,爬上百来米防火隔离带,有一片开阔的平地,可以尽情地拍一整夜也不会有巡夜的士兵来驱赶。

 

并没有其它选择的我,开开心心地踩着刹车跟着他们和狗下了山腰。轻装爬上山头,人民子弟兵果然不说谎,一面是群山在脚下绵延,一面有树姿态挺拔。随后我又爬回车里收拾装备,等天黑,等云散,躲山风。

孤胆夜行

在车里睡罢一觉睁眼正是月落时间,天上灰蒙蒙连月亮都看不见。继续等到半夜心里默叹一声凉凉,既如此干脆下山寻个酒店罢了。

 

下午上山时的1000米落差,在漆黑的夜里下山更加有趣,打开大灯在林间穿行,一个人也无需言语,全神贯注地盯着车灯前方,减速、转方向、减速、转方向……眼角余光瞥过的是怪树是木堆是山石是不知道什么东西。

 

行云流水地跑下了山,感觉意犹未尽,掉转头爬回半山,再下一次山。

梁化林场山下有一处叫“怪坡”的地方,上山时没留意,夜里反而正好看见路边的牌子。在车灯照射下,水泥路确是先下坡再上坡的。我按照介绍,把车停在坡底,挂空挡松刹车,车子竟真的慢悠悠地向前方的上坡滑行去,直至看到一个下陡坡赶紧停住。

 

虽然猜测这八成是视觉上的障眼法,但止不住一阵毛骨悚然。心里暗骂自己,为什么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半夜来玩这个怪坡……因为我是开着COUNTRYMAN的孤胆夜行侠吗?!

自驾信息
相关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