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7分钟阅读

阿香

2020-01-08

今年五月底的一天晚上,我照常带儿子在卫生间洗洗刷刷,头顶的吸顶灯突然啪的一声黑掉,接着家里陷入一片黑暗,家人摸黑去打开电闸,发现正是主卫的吸顶灯爆掉了。这个灯并不常用,而且是节能冷光灯,几乎不存在任何老化或烧坏的可能,所以我惊慌之余一阵纳罕。就在按动它的开关确认损坏情况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接到我妈的电话:阿香刚刚走了。

 

阿香走之前的几年,感觉离她越来越远。毕竟那几年的她,肉体在逐渐远离这个世界,远离我们。她走了以后,每次想起她,反而往事越来越清晰,好像那些记忆的存档,在她离开之后才逐渐下载完毕,而她的灵魂也随之有一部分被封存在我的身体里。在我为了人间小烦恼骂人或气恼的时候,在我为收获一些小疯狂而偷笑的时候,在我告诉自己幸好谁也没看见的那些时刻,我会突然感觉,阿香就在旁边,看见了我荒唐人生里的一切,像无所不在的佛祖一样,看见,怀着悲悯或者怀着无奈,也怀着对我的爱。

 

我人生里那些阿香的戏份,她总是在看我。端详我,观察我,打量我。我小时候,阿香的裁缝技术还没有丢,喊我穿上她做的最时尚的手工连衣裙,欣赏不已。我做作业,阿香把葡萄洗好剪成一粒一粒放在白瓷碗里端到旁边,默默在我背后看我一会儿就走了。我吃饭的时候,阿香总看着我吃,哪怕是最多人的围桌,阿香也能看到我,怕有什么好吃的我没有抢到。一向被人讲厨艺不精做事糊涂的阿香,在照看我的时候倒精细精明的很。

 

忙碌了大几十年的阿香,很少表达自己的观念和思想,只有作家心态的我爱偶尔采访别人,采撷到阿香的一些金句:

“我年轻的时候,厂里的领导提起我,总是这个!”她竖起大拇指。

“那些人标榜什么有钱,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我从来瞧不起那些人,我只佩服有学问的人。”

“哪有什么灵魂,都是假的。”

“文革时候怎么过来,那只能坚强一点了。”

“还是活着好,要是老李也活着,几好。”

“我的小Mi,想什么得什么。想什么得什么哟。”

 

阿香走了以后好几天,我在社交媒体上写了吸顶灯的事情,有朋友告诉我,吸顶灯爆了,是因为当时阿香来过了,那是我们老家讲的“收脚步”,人在临走前看看生前最爱的人们。

 

我小时候,阿香喜欢让她女儿按住我然后使劲在我脸上亲几口,看我疯狂挣扎喊“救命啊”,她俩就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这种要命的被强吻的小烦恼在我稍微长大以后荡然无存,我变成了阿香和她女儿口中的神童:

“我们小Mi几聪明,本来可以上少年科技大的!”

“文章写的好,天天当范文!”

“数学老师不会的题她都会!”

每当阿香提起我,脸上发光,为了那光不要黯淡下去,我憋足了气力在人间横冲直撞,只把好成绩拿给她看说给她听。但是按住亲脸的事情不再有了,我力气大的出奇,我变成了年轻时的阿香,领导提起可能也会竖起大拇指的那种。我也变得骄傲矜贵起来,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不愿意把任何弱点暴露出来,包括在阿香面前。我在阿香面前塑造了一个幸运的完美的自己,哄得她眉开眼笑:“我的小Mi,想什么得什么。”但是她又惧我,在我背后评价我:“脾气坏得很,像她爸。”

 

我越来越强大,我成了阿香搞不定的人,而阿香的身体越来越弱小,但阿香骨子里不服输,打不赢自己的皮囊她很难过。去年我去看她,她急得掉眼泪说:“腿不听使唤了。”我只能握着她干枯的手,讲一些她喜欢听的其他的话哄她。

 

阿香走之后,我赶回武汉看她最后一面,她躺下了,彻底安静地躺下了,化着她可能不喜欢的妆,躺在那个不成体统的木盒子里。但那一刻开始,我又觉得那些她失去的力气聚合起来回到我的身体上。她自由了,从肉体里解放了,而她的生命在我的生命里继续下去。她又能随时看到我了,看着我的一切,我不堪或脆弱的,被命运玩弄的,笑中带泪的每一刻。

 

阿香,我是不是并不是像你从前以为的那么聪明完美,那么无所不能?那么能原谅我吗,怀着对我的爱?也许你看到我的不堪和不好,会扭头走开,就像多年以前,我和表弟刚学会打架,当我们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的时候,你经过看到了,只能哎的喊一声,然后扭头走开,随我们继续打。也许你看到我的欢喜和收获,会打心眼里为我开心,就像几年前我刚生了小孩,你到我家住几天看我,半夜我感觉到床头有动静,睁开眼“哟”的一声喊:“奶奶你干嘛呀!”旁边的我妈也醒了:“妈你干嘛呀,别吓到小孩!”你有点不好意思地笑,小声回答:“我就看看咩,看他们母子两个头对头。”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悄悄从自己房间摸过来,怎么会忘记自己腿脚的不方便,到底站在我的床头端详了多久。你的语气里充满不可思议,好像要反复确认一下:“我的小Mi竟然生孩子了,一个后代,一个新生命,竟然真的被她生下来了。”

 

你走了以后我好久都不愿意写点啥。今天我去医院,看到叫号墙上也有个名字叫“张*香”,我当时愣住一秒,感觉你确实还在陪着我。我的亲人,我有你的基因,造化的大手带走了你,没有带走你给我的爱。

 

湖北小镇里没有因重男轻女风气而轻慢我这个孙女,重视学问的我的奶奶。

 

作为勇敢又骄傲的女人,你活过了一生。

 

去找老李吧。

 

有时候人们只记得人间琐事里的龃龉和怨怼,会忘记大家彼此本来有爱。

 

但你给我的爱还是好好的,我会好好保管的。

 

没有你年轻时的美貌,但我的勇敢里有你的勇敢,我的骄傲里有你的骄傲。

 

我爱你。我爱你们。

评论专区
0/2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