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7分钟阅读

春天不会迟到。

2020-03-31
3月25日,封城第63天,阴。

一早醒来,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又是阴郁的一天。例行给猫铲了猫砂喂了饭,用消毒水擦了地坐下喝杯咖啡。消毒这一习惯从围城那天,便雷打不动的坚持了下来。闻不到消毒水的味道,心里便觉得不踏实。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惯性吧,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每日的消毒还要坚持很长的一段时间,如果就这样当作一种生活习惯保留下去也是不错的。

 

站在厨房烧水,发现窗外的树木每天都以惊人的速度萌发新的枝条。深深浅浅的绿在风中摇曳顾盼生姿,让这一扇小窗精彩起来。在家两个月,每天都会站在窗前站一会。看着窗外从冷风萧瑟到春风拂动,从大雪纷飞到到花团锦簇,从枯枝败叶到生机盎然。一转眼便熬过了两个月的时光,熬过了阴冷的冬天迎来了明媚的春光,脱去冬衣换上了夏装。

昨天看见了两个月来最开心的消息,武汉4月8号终于要解禁了。掐指一算,再坚持半个月便能走出家门了。看见消息那一刻,心里抑制不住的高兴,真想欢呼一场,而后却又没来由的一丝酸楚涌上心头。一想到能走出家门,看见自由的天空呼吸新鲜的空气,心里怎能不兴奋,没有什么比健康和自由更可贵。可回想到两个月近乎囚禁的生活,和在这场残酷的斗争中离去的人,心里又泛起一丝忧伤。

 

最近,朋友都纷纷问我,等到解禁那一天要去哪里转转。是啊,我也在一直想,如果等到解禁那天,我要去哪里,我要做点什么。

 

等到解禁那天我想回趟家,看看父母和家人,一起吃顿饭聊聊天。从去年夏天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一年没回过家看望父母了,每次想回去却总是这样那样的理由难以脱身。疫情以来,老娘每天总坚持视频一次,其实我知道是放心不下身在疫区的我们。直到前几天老娘来电话说眼睛不舒服,视频通话先停几天吧。我猜测肯定是身体不好不想告诉我,结果,果不其然又住院了。尽管如此老娘还是很坚强,把一切说的风轻云淡,唯恐我担心。昨夜梦见了老父亲,胖胖的背影步履瞒珊,我问他出去干什么,他说去取工资。他说有几颗牙掉了,我告诉他别急,我带你去看牙医。其实,父亲从患病以来已经六七年没自己下过楼了。以前他身体好时候每天都要下楼两次遛弯买菜,回来做饭搞卫生洗衣服。自从患病后自己无法下楼,只能在房间里转转,每天以睡觉居多。每年回家要走时,老娘在楼下看着我开车走远,父亲无法下楼就站在窗户前看着,直到看不见为止。等解禁后,一定要回去住几天,替他们做做饭洗洗衣服,听他们絮叨絮叨,说点家长里短。

 

等疫情过去彻底安全了,我要去见见远方的朋友。很多朋友平时不怎么联络,他们的名字静静地在通讯录和微信里存储着。我一度以为这些名字只是一段际遇和回忆,偶然回想起就够了。但是这次疫情让我改变我的想法,开始重新审视这些朋友的情谊。让我明白朋友的情谊从不在于是否经常联系,也不在于距离的远近。疫情开始后,久违联络的朋友们有的每天找我聊天,帮我进行心理疏导,唯恐我压力过大。有的朋友在防护用品最紧缺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购买不远千里寄给我。有素未谋面的朋友每天关心我的状态,鼓励我坚强。有远在千里外只见过一面的朋友,坚持要寄食物给我。疫情期间,这些朋友的关心和情谊时刻温暖着我,鼓励着我,陪伴着我。有老友、有新知、每一个人都让我重新明白了朋友两个字的深意。我要去找时间看看你们,也许一杯清茶,也许一杯烈酒,也许浅酌小坐,也许不醉不归。感谢你们的温暖,感谢你们的陪伴。从此后你们不再只是通讯录里的一个名字,你们将陪伴我走过遥远的前路。

久违的自由虽然迟到了,春风没有迟到。能出门后,我要去远方走走,去看看早已生机勃发春光灿烂的世界。去看看高山大江,草原大漠。去看看荒野村寨,日暮炊烟。开着车子,带上相机,记录下远方的风景,记录下陌生的精彩。把我的梦留在遥远的远方,把最美风景带回来分享给我的朋友们。那些曾经一直放在心头的计划,要逐一去实现,那些期待的远方,要逐一去探寻。

 

窗外清风掠过,鸟儿啾啾鸣叫着,这是一个如此平凡而又美好的世界。枝头的清风是自由的,欢乐的鸟儿也是自由的。只有失去自由的人才懂得自由的宝贵,只有重获自由的人才懂得去珍惜和热爱生活。我要珍惜以后的每个清晨和日落,珍惜平凡的每一天,珍惜身边的每个亲人和朋友。敬畏生命、热爱生活。

评论专区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