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寻找同伙”页面只向MINI车主开放。
加入我们立即登录
确定
12分钟阅读

爱与成长

—《年轻的教宗》赏析

2019-05-07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在这部稍显冷门的美剧《年轻的教宗》里,Jude Law饰演的教宗Lenny最后说: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于是我恍然大悟,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无关宗教信仰,

无关权力的争夺与欲望的束缚,也无关天主教最高精神领袖的光环加持,

这是关于一个普通男人的成长。

这个男人会遇到你我都会遇到的成长的阵痛,会面临着自我怀疑和信心的崩塌,

也会尝尽求而不得的人生的苦痛,但他会成长。

 

他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位教宗。

 

从进入剧情的第一秒,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位拍出《绝美之城》和《年轻气盛》的导演索伦蒂诺依然在他的首部电视剧集中打下了浓郁的索伦蒂诺式标签:无数的隐喻、荒诞的超现实主义场景、油画感画面和恰到好处的配乐。

神迹和梦境

在少年Lenny治愈了好友濒死的母亲场景里,濒死的女人面容枯槁躺在床上,在Lenny的祈祷声中,一道圣光降临,女人沐浴在金黄的光线中,垂死的目光立刻有了光彩,竟起身坐起。不孕不育的Esther在Lenny虔诚坚定的祈祷中受孕成功。在访问过Antonia修女建立的非洲营地并明白残酷的真相后,Lenny跪在汽车灯柱映射的地面祈祷,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些神迹在剧中更多地充当了一种隐喻,看似不合逻辑的场景丝毫不显突兀,因为神迹的展现结合教宗坚如磐石的精神世界给出了合理的解释。那精神世界空前强大,犹如悬挂于夜空的星辰,既永恒也未知,只要充满敬畏和坚定的希望,奇迹永远都可能发生。

 

教宗所有梦境所围绕的主题就是缺失父母之爱的童年,梦境中作为嬉皮士形象出现的父母在不同的场景里一遍又一遍远离他、抛弃他,这几乎是教宗最大的心结和软肋,也是教宗生存和救赎之路上最大的噩梦。

 

于是我们理解了一个性格乖张的教宗背后的隐秘,即使他具有回天的神力,缺失的爱仍然只能在非真实的幻梦中寻求。一路神的力量和自我救赎,引导他成长。

索伦蒂诺在他的作品里渗透了他对美的内涵的理解和浓郁个人风格的审美品味,带有神秘色彩的宗教题材使其更加有发挥的空间。

光与影的世俗天堂

在教宗的成长之路的主线索之下,索伦蒂诺嵌入了大量超现实主义的奇妙场景,使得视觉效果呈现出精美、纤细、繁复的特点,犹如一幅精雕细琢的油画。剧中,在艳阳高照的户外,风、绿树、暖色调的光线、修女们洁白的裙角构建了一种平静喜乐的俗世天堂的场景。

 

其中一幕,Lenny梦见童年的自己和父母一起郊游,那是一个世外桃源之处,在烈日暖黄的光线下,人物和静物(树、湖水、天空)都散发着金色的光辉,呈现出神圣、温暖而宁静的氛围,父母的肉体自然裸露,姿态宁和,湖水潺潺,使人不由联想到亚当夏娃在伊甸园的场景。

而在梵蒂冈的教堂内,场景多发生在夜晚,灯光采用自上而下的光束,犹如天堂射入的圣光,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感。对教宗面部的特写、硕大雕塑的特写、群臣的特写都呈现出阴郁、严肃甚至荒诞的氛围,与白天户外明亮的世界呈现出鲜明的对比,似乎那是一个神秘的隐藏于地底的黑暗世界。白天和夜晚、梦境与现实,都是教宗的矛盾内心的现实映射。在剧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索伦蒂诺在人物刻画方面浓郁的个人风格:索伦蒂诺偏爱女性角色,Esther、修女、母亲的形象多带有纤细圣洁的美感,这些形象是美和爱的象征。教宗周围的权臣大多为男性,呈现出丑陋、阴郁、衰老的形象,象征着保守和顽固的旧势力。  

离经叛道的音乐

恰到好处的配乐为剧情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摇滚电子、乡村民谣,风格迥异的音乐衬托出整部剧独特的气质。

 

我最喜欢开头曲《The Watch Tower》(瞭望塔)、片中插曲《Hallelujah》《Never Be Like You》等几首。

 

英国说唱歌手Devlin重新演绎的《The Watch Tower》,原作者是BobDylan。这首改编过的电音风格的音乐配合教宗桀骜的大踏步开头、调皮的眨眼结束的场景,有种离经叛道,又略带点嘲讽的意大利式的幽默:教宗走过一幅一幅的宗教题材代表性油画,好像检阅回顾了漫长的人类宗教史。这段音乐也是教宗本人性格的映射,看似浮夸的外在包裹着传统和坚持的底子,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在一个肉身上完美结合。

 

剧集最后一集做了拷问和总结,Lenny终于从被抛弃的伤痛中得到释然,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于是有了这样一段对话,教宗问:“Who is God?” 他又回答: “God smiles.”

 

随着镜头缓缓上移,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的人们越来越渺小,镜头继续上移,地球终成了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土。这是影视中经典的“上帝的视角”呈现。

 

而作为教宗,即使如此贴近上帝的教诲,依然具有凡人的困扰和伤痛。所能做到的就是,世事无常,微笑就好。

世事无常,微笑就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