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
12分钟阅读

那些你最滚烫的记忆

从未离开过你

2019-11-06
Kokomo

北京三里屯的“脏街”里,隐藏着一家叫Kokomo的酒吧。露天,酒水便宜,可蹦迪,占据了天时地利,每到周末都异常火爆。晚上11点,DJ大叔会戴着他标志性的英伦礼帽出现,一边打碟一边看着舞池里身材参差不齐的洋妞,把气氛调到最嗨。这里,是我们曾经的大本营。

 

如今,当我再次来到Kokomo,满眼都是他们的面孔,六年前的他们。

有关他们,和2013的一切

我的钱夹里,有一张放了很久的100元人民币。不是没机会花掉,而是那张纸币对我有特别的意义——它的编号尾数是2013。2013年,是我认识他们的那一年。而那一年,我的人生仿佛被卷入到一个全新的“时空”。

我师父,CL

在进入到这家广告公司前,同时有另外两家公司给了我offer。而我选择这家公司的理由很简单,我想跟着CL混。CL是当时的执行创意总监,年轻有为,只身一人从新加坡来到大陆。面试时他对我说:你的作品不多,但我看得到你的热情。那时还只是广告菜鸟的我,在跟CL的谈话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当时的创意部不到十人,CL也是初来大陆,他每天会给我们分享最新的创意案例,也经常跟我们请教一些中文的含义。当时我们主要服务的客户是京东,吉祥物Joy刚刚诞生了雏形,同时又在比稿一支京东开学季的TVC。不巧的是,那时团队人员并不稳定,只剩下我一个copy。比稿那几天,几乎每晚熬夜到凌晨,每讨论出一个创意就要马上写下来。CL每天带领我们不断精进之前的想法,最终我们拿出了五支TVC参加比稿,每个idea都闪闪发光,并赢下了这次竞标。还记得当时凌晨一点钟,我坐在出租车里,身体疲惫不堪,内心却无比畅快。那会儿公司会议室墙上贴着一句英文:The best way to have a good idea is to have a lot of ideas. 开始我并不太懂这句话的含义,那天我终于明白。其实就是说,得到一个好创意的方法,就是你要去想很多很多个创意。比稿的时候,CL对我们说,就算输了,我们也绝不要输在idea上。我能感受到他的创意之心,他用心经营我们的团队,也不断挖掘优秀的伙伴来到这里。

怕鬼的Beng

Beng的到来,壮大了队伍,也制造了无数笑点。同样是来自新加坡的广告人,Beng的性格与CL完全不同。     

 

Beng刚进公司的第一天,CL就告诉我们了一个“秘密”:Beng特别怕“鬼”。所以当我们团队第一次吃饭的时候,CL就故意开玩笑吓他,说他住的房间有问题,Beng当时假装不在乎。后来真的有天夜里,Beng抱着枕头去了CL家……而这还不是他经历的最离奇的事。

 

自Beng来到北京后,各种状况屡屡发生。有一次买完电卡,Beng将自家的电充到了隔壁邻居家,又不知该怎么要回来。还有一次Beng说他牙齿痛,情急之下在公司楼下的牙科诊所拔了牙,没想到居然花掉两千块,并且拔牙后牙疼更加剧烈。因为种种状况发生,原本胖嘟嘟的Beng在来北京三个月后,体重狂掉20斤。但我在这位新加坡创意人身上,看到了超乎寻常的创意。Beng的idea有很强的东南亚风格,同时又掺杂泰式广告的幽默与夸张,他总会从别人想不到的角度发掘到新的创意,美术功底手到擒来。他说自己每天上班离不开两样东西:手绘板和Facebook。当时我们团队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无论美术还是文案,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白页的大本子,方便思考idea和讲述创意。

 

Beng离职那天,我们在酒吧为他开了欢送会。Beng喝到躺在地上无法起身,我们蹲在地上使劲拉他起来。他当时看着我,醉醺醺的说道:猫猫,你可以的……在那天深夜回家的路上,我觉得自己除了广告,一无所有。

三观超正的Bad girl——老白

初见老白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想到我们竟然会成为朋友。

 

CL说他找到一个英文特别好的设计,刚从美国留学回来,马上就会加入团队。老白入职的那天上午,闷头坐在前台沙发。当我经过时,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怪异的女生——头发遮挡住半张脸,奇装异服下踩着一双高帮马丁靴,整张脸写的“生人勿近“。所以最开始的几天,我几乎没跟她说过话。直到我们一起参与同一个项目,才有了接触。

 

老白性格外向说话直接,喝酒抽烟纹身样样精通,偶尔会在讨论创意时冒出荤段子,但却真的不是坏姑娘,三观正得很。一起工作久了,会发现她视野很广,想的idea都极有趣。晚上加班的时候,老白喜欢跟Beng凑到一起,开始男女二重唱,并且永远都只唱那首90年代卡拉OK歌曲——《别问我是谁》。如果凌晨12点前能下班,没准她还要奔赴三里屯——赶上某酒局的最后一波。我们team第一次去Kokomo,也是老白带的队,后来便成了常客。下班后大家总会聚在Kokomo喝酒聊天,有时候也会玩酒桌游戏。只要有老白,就永远不会无聊。

 

认识久了之后,会发现老白是一个很沉得住的女生,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极为执着。她痴迷柯本,喜欢摇滚乐,对历史和艺术都有很深的研究。当我们渐渐成为朋友,老白给我讲了许多关于她自己的故事。而那时的她,好像特别想念在明尼苏达的日子。

Gui——不是Beng怕的那个“gui”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瘦瘦的男生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提着特产走进创意部。我猜到,是Gui来了。

 

Gui是来自马来西亚的美术指导,他的笑容阳光亲切。而来到北京的这一年,他经历了人生许多个第一次。第一次来中国工作,第一次经历冬天,第一次穿羽绒服,第一次感受雾霾,第一次玩三国杀……说到三国杀,Gui作为一名第一次玩三国杀的外国人,实力秒杀全公司。Gui的饮食偏清淡,他经常说中国菜太咸。所以在我们经常光顾的面馆里,Gui会在大家都点油泼面的情况下,点一碗白面条,再单点一份肉丸和青菜。

 

记得那时京东项目特别忙,Gui的每个周末都没办法休息,以至于他的家人来电话问他在北京去哪里玩,Gui说苦笑着说了一句:亮马桥(公司位置)。日复一日的忙碌中,冬天到来了。有一天在上班时,Gui从京东下单了一件羽绒服。然后,那件羽绒服到货了,Gui竟然还没有下班!

 

对于在热带国家长大的Gui来说,北京的冬天极其难熬。可偏偏有一支时长3分钟的TVC,需要拍摄6天,并且外景居多。当时Gui裹着厚重的军大衣,屹立在寒风中,并撑到了最后一刻。

 

不工作的时候,Gui喜欢跟我们一起去Kokomo喝酒,喝到尽兴时还会跳上一段他即兴发挥的舞蹈。不知道是不是平时工作压力太大,年会时Gui在喝下半瓶洋酒半瓶红酒后,躺在KTV的卫生间里不省人事……

 

对于Gui来说,最开心的日子就是春节休长假。准备离开北京时,Gui告诉我,他买了很多北京特产,包括一副“三国杀”。

最佳拍档——Leo

当我渐渐熟悉了客户,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后,我有了一个稳定的搭档——Leo。Leo是一个扎着马尾辫,头戴鸭舌帽的男生。我们两人性格互补,合作起来十分默契。Leo虽然话不多,但人却极为幽默。最打动我的,是他的创意和执行力。Leo总是能想出许多好玩的点子,特别讨客户喜欢。Leo平时喜欢摄影,休假的时候总会背着相机漫山遍野的跑。有句话说,你是什么样子,你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而我看见的Leo,内心有着一片温暖海洋。

 

此时此刻,北京已步入深秋,当看到路边金黄的树叶,会想起Leo对我说的话:猫猫,你啥时候有空,咱去三里屯使馆区拍点儿照片吧,那儿现在树叶特别美……

2013,在数字技术还没有那么普及,社交媒体还没有如此发达,广告行业还没有变得浮躁的这一年,有一个小小的团队,每天为了心中的广告梦,努力拼搏着。曾有朋友说,如果你不热爱生活,你真的不会是一个好创意。而2013年,因为认识了他们,我的生活彻底发生了颠覆。我更加懂得广告是什么,生活是什么。记得有天晚上,我们落地的创意装置摆放在世贸天阶,CL在现场抱住那个“大家伙”久久不肯撒手。他说,那是他的孩子。

 

村上春树写过一本小说,叫《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讲的是步入中年的多崎作回到曾经的城市,寻找年轻时结交的伙伴。我想,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开启我的巡礼之年,与你们再次相遇。

 

关于那一年,还有许多个我没一一写下的伙伴。

再见,Kokomo

2017年的春天,三里屯脏街被强制拆除了,我们的大本营Kokomo也被迫停业。拆脏街那天,我亲眼看着巨大的卡车从面前驶过,拆掉一面面墙壁。当时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就像身上某样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

 

与你们一起经历的广告生涯,是我生命中最闪耀的时刻。现在,距2013已经过去了6年,每当想起那时的故事,仿佛你们从没离开过一样。

 

感谢曾经,有幸相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