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17分钟阅读

探索神秘乡村,

走进90后喇嘛的内心世界

2019-09-03
一、关于占哇-神秘美丽村庄

占哇,一个深藏在四川阿坝州若尔盖层层大山深处的一个神秘美丽的藏民村庄。它的神秘源于交通不便,因只有一条进山的道路极其难行而极少外人到访;它的美丽源于未经开发污染的山水和淳朴的藏族民风。

 

走进占哇是因为一个朋友——占哇毛兰。占哇毛兰是一个90后的帅气藏族小伙子,也是一个身披红袍的年轻喇嘛,因为他的热情邀请而决定去探索这个与世隔绝的美丽乡村,从而走进他的生活,去了解神秘的90后僧人的内心世界。

 

与毛兰的相识源于郎木寺,当时我正在郎木寺的白龙江源头拍摄流水,路过的毛兰看见后与我打招呼一番切磋,虽然汉语不是很流利,但我知道毛兰是一名摄影爱好者,藏地摄影师。后来在微信的沟通中,发现了毛兰的藏地寺庙题材的摄影作品深深震撼了我。而毛兰也一再热情的邀请我去到他美丽的家乡占哇,经过一再的拖延和计划,终于在藏地最美的7月如约成行,去探索占哇的美丽和神秘。

二、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为了占哇之行,我先到达了郎木寺,那里是毛兰出家的地方,也是我们初次相识的地方。毛兰因为夏天家乡的寺庙有法事而请假在家,我与毛兰约定从郎木寺出发,经甘南313进入若尔盖到占哇。查导航,郎木寺到占哇只有五十公里,显示时间只需要一个小时,但实际这五十公里的路,却给我留下的难忘的记忆。

 

从郎木寺出发,进入甘南的313,因为修路加之前晚下来一场大雨,道路泥泞难行,偶有硬路面又颠簸严重,时速平均只有20,一路上灰尘泥土,落石不断。行至一处急弯,一个小瀑布从山涧飞泻而下,令疲惫的身心为之一振,心旷神怡。路本就难行,行驶中间刹车突然出了问题,不得不停车检查,当即打算原路返回找修理厂维修,却在掉头后奇迹般恢复。就这样20公里的路颠颠簸簸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开始进入占哇的乡村公路。

 

进入乡村公路开始路面颇为平整,短暂的惊喜后开始大失所望,道路破损严重,山崖边大大小小的落石不断的滚落,最大的石头直径足有一米,弯窄的道路另一边便是飞泻而下的江水。一路上不不得不集中精力,观察着缓慢前行。路边巨石在兜兜转转中忽隐忽现,苍绿的树木忽而遮天蔽日,天空碧蓝如洗,车窗外的空气清新凉爽。 

一路上不断路过藏民村庄,远望经幡飞舞,白塔耸立,藏楼鳞次栉比,远山苍翠,青稞的麦浪随风起伏,在蓝天白云下一片田园的安闲静谧。路过每个村庄都能看见三三两两的藏民搬着桌椅家具忙碌着,开始以为是在搬家,直到到了占哇以后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占哇的三十公里的乡村公路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导航显示路已快到尽头,目的地也终于要到了,远远望去前面就是茫茫大山,山脚下点缀着一片房屋和白塔,再向前无路前行了。八点出发,十一点半到占哇,五十公里足足用了三个半小时。一路上高山大江,流水飞瀑,落石泥泞,真的是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三、热情的一家人

毛兰的村落很小,在山脚下随山坡的起伏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藏楼错落分布,中间平缓的地方一座金色的寺庙和白塔醒目而庄严。在村口打电话给毛兰后略感失望,毛兰说同村里的喇嘛一起去了迭部县购买东西,要下午才返回,让他表弟招待我们,等他下午回来见面。几分钟后,毛兰的表弟——一个帅气的藏族小伙子热情地迎接我们去毛兰家,而毛兰的爸爸也到村口迎接我们。后面才知道之所以让表弟迎接我们是他在城市里打工很多年,汉话说的不错,而毛兰的爸爸妈妈因为很少去外面的地方只能听、说简单的汉话,沟通起来很难了。

 

毛兰家坐落在村庄的最高处,再向上便是山坡上成片的青稞田。毛兰家的藏式大门雕刻精美,格外气派,二层的藏式楼房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在主人的热情邀请下走进二楼却是另一番景象,室内装修堪称豪华:明亮的窗户,繁复的实木雕刻花纹,精心的布置摆设,房屋中间的做工精美的巨大藏式火炉则是冬季取暖和做饭的必备,一盆金钟海棠正花苞满满,毛兰的爸爸说是毛兰养的,他喜欢花草,而我也暗自惊讶毛兰内心世界的细腻。后来去毛兰表弟家拜访,他家的房间的巨大和装修豪华更让我震撼。

聊天间主人热情的沏茶端上水果,煮好加热的大块牦牛肉和藏猪肉自然是款待客人的最好的食物。这里每家每户养的藏香猪是完全在山里自由觅食,不需要人工喂食,所以肉质绝佳,营养价值极高。但是每家每户都随性的养几只自己食用,没有大量养殖出售。毛兰的表弟说够自己家里吃就好,养太多杀生多了会有报应的。

四、毛兰的故事

毛兰的爸爸是个内向的藏族汉子,外表健壮脸颊红润,妈妈瘦瘦高高不太能听懂汉话,只是热情地陪在一边,毛兰的表弟流畅的汉话让沟通更加顺利。毛兰家四个孩子,他大哥在若尔盖做教师。毛兰是第二个孩子,从小就出家了。他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弟弟十五岁,在镇里住宿读书,只有假期才能回家,瘦瘦的身材笑起来却非常阳光,一身酷酷的球衣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他说球衣是哥哥毛兰买给他的。小妹八岁,没有在家,后面在村里见到了可爱的小妹。

 

我问毛兰的爸爸毛兰为什么出家,他说按照藏区的习俗,家里有两个以上的男孩,第二个就要送去庙里当喇嘛,毛兰在8岁就去了红星镇的寺庙,后来又去了郎木寺,22岁的毛兰已经在寺庙里过了整整14年。村里的所有人家都是这样,几乎每家的男孩都有一个出家在寺庙的,没有人觉得不妥,也没有人会不这样做。

 

对小男孩来说,小的时候送去寺庙也许是件高兴的事,毕竟那里有书读,有很多小伙伴,有师傅,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如果长大后发现不喜欢寺庙的生活,想要到更广阔的天地实现自己的梦想该怎么办,毛兰的爸爸思考了良久说,那就要看个人的意愿随缘了。

 

聊天中得知毛兰这次回村里是因为村里一年一度的法事,在外面所有的的僧人都要回村里做法事念经七天,而遗憾的是,法事在前一天结束了,我与盛况失之交臂。同时村里所有在外的年轻人也要赶回来参加这一盛况,毛兰的表弟就是因为这次回村里我们有缘相遇。法事结束后要全村人在草地上搭帐篷住十天十夜不能回家,每家每户搬着桌椅炊具到帐篷里去,大家欢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村里虽然只有26户人家,却也非常热闹。路上我们遇见的那么多以为搬家的藏民其实都是为了每个村里这样的聚会。

五、美丽的村庄和快乐的孩子

告别热情的一家人,在大门口挥手告别,我们在村里随意漫步,家家户户的藏楼错落有致,看似凌乱却井然有序。无一例外大门都是精雕细琢的藏式花纹,村民看见我们热情的打招呼致意,难得汉话说的好的,得知我们是毛兰的朋友热情地向我介绍好玩的去处。

 

走在村里,黑色的藏猪三五成群的懒懒的在阳光下觅食,草丛间,山坡上,黑色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表弟说每家的猪是没人管的,自由在山里找东西吃,晚上就会各自回家,他们都认识自己的路,绝对不会走错。

 

村里的孩子吃过中饭奔跑在街巷间,没有作业,没有辅导班,没有兴趣班,这里的孩子快乐很简单,他们的童年属于伙伴、游戏、大山、草地、白云、小狗,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快乐而纯粹的。其中一个娃娃脸穿绿色藏袍的美丽小女孩略带羞涩,她是毛兰的小妹,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在慢慢熟悉后,她也很快和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漫步村庄里,庙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寺庙里的香烟缓慢随风飘浮,空气中弥漫着香味。山坡上的青稞田随风起伏着绿色的波浪,晒青稞的木架静静耸立着,白色云朵悬浮在青稞田的上空,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沿着村里的小路爬上山坡,站在青稞麦田下,村庄的房屋在山谷间错落有致,山坡上竖起的经幡随风猎猎舞动,云朵漂浮,不时有雄鹰游弋翱翔在湛蓝的天空下。七月的阳光温暖强烈,晒在身上温暖却无一丝燥热,这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占哇就是一处世外桃源。

六、绝美的乡村占哇

在村头偶遇两位老阿妈,告诉我们沿着山路和小河继续上走,就可以见到一个瀑布。我们告别两位老阿妈,开着车顺着小河前行,一路山路弯弯曲曲,小河缓缓流淌。不到几分钟,车子无路可走了,我们把车子停在这片山谷中的一处河滩上,看见很多人在河里寻找什么。

 

走进前去,发现村里人在河里捡石头,要白色的大小一致的石头,带回村子建造祈福的白塔和玛尼堆。每个人都认真虔诚的寻找着,满满的捡满一大袋带回去。

 

沿着河谷上行,一条山路向大山深处延伸,远远望见灰色的大山高大坚毅,山腰处依稀可见有经幡舞动。山坡上森林密布,植被茂密,巨石嶙峋。随着山路在河边上行,山峰却随着弯曲的山路忽隐忽现若即若离,总是无法达到。路边的河滩上牦牛在安静的吃草,忽而跑出一只藏猪,河水哗哗流淌,河边有藏民堆起的玛尼堆,山石上刻着红色的六字真言。

两个小时后,脚下全是河床的鹅卵石。精疲力竭的我们以为无路可走时,一辆摩托车载着一位老阿妈在河床上艰难的向上驶来,眼看摩托车几次险些摔倒但又化险为夷的颠簸着轰鸣而去。又见三两藏民背着东西沿路而上,看起来山上深处还有人居住,只是我们的体力无法到达而已。

 

满身疲惫的我们已无力继续寻找瀑布,带着一路美景的收获和未见瀑布的遗憾延来路返回山谷间,山谷间只有风在吹,野草在随风摇摆,除此外空无一人。

 

太阳已西沉,毛兰还未回到村里,我们与毛兰约好到迭部县城去见面。带着满满的收获和疲劳离开占哇,离开这个隐蔽而美丽的乡村。

七、90后僧人的生活和烦恼

晚上九点在迭部县城终于见到毛兰,他一身红衣,阳光开朗,聊到开心时总是微微一笑。

 

毛兰告诉我,藏地寺庙的学习绝非我们看起来只是诵诵经那么简单。要接受多种多样的学习,并且要进行考试才能获得认证。寺院的学习繁杂多样,除了念经学佛,学习天文历算、绘画、雕塑、等传统文化技艺,还要学习显密佛学、大小五明等,知识多样而复杂。在藏传佛教格鲁派中,学习“五部大论”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将全部的内容学习通透,僧侣每日在浩瀚的知识里修行研读。

 

毛兰的14年寺庙生活就是这么枯燥而紧张的度过的,接下来毛兰的一生仍然要经历这样漫长又艰辛的学习过程。而在枯燥繁杂的学习之余,摄影成了他排解学习压力的唯一途径。

 

他喜欢并深深热爱摄影,在丹育电影和Dzoge摄影俱乐部学习摄影和记录片。毛兰在这些年里拍摄了大量的家乡和寺庙生活的照片,在互联网平台上举办了自己的展览。毛兰热爱摄影也深爱着故乡,他在村庄里拍了纪录片《农民》,真实地记录了村庄里藏民一年四季的劳作和生活。他有着敏锐的艺术天赋和执着,他的灵感来自于他的家乡和寺庙生活,而这些也生活经历也让他的作品细腻而充满人文气息。

 

除了开心的事,毛兰也有烦恼。他喜爱的摄影事业和理想在父辈和乡亲们看来也许不是很实用,没法获得更多的支持和鼓励,他为此而烦恼。我鼓励他为了理想应该坚持付出,当有一天获得更大的成就时,一定会获得理解和支持。毛兰说,摄影是他一生的理想和追求,他会为此付而不停的努力和奋斗。

八、告别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不觉已是深夜,虽然依然有许多话题,但不得不道声再见。

真诚热情的毛兰依依不舍的告别,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见面畅谈。

夜已深,毛兰一袭红袍的身影隐于夜色之中,画面神秘而唯美。

真诚的祝这个年轻的僧人在红尘和佛教中不偏不倚,忠于自己的理想,忠于自己的内心,真实而快乐的生活。

 

自驾信息
评论专区
0/2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