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15分钟阅读

“让我再选一次,

我还会留在武汉”

2020-02-06
编者按:

当我问春雷是否介意发表他的日记,春雷说:“不介意,如果能让更多人了解身在武汉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觉得是好的。我不想武汉人被符号化,我们也是普通人组成的。”

 

这让我想起,蔡康永被人问到身为同性恋的感受时,崩溃大哭,抽泣着说;“我们不是妖怪……”

 

说实话,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质疑自己:我对春雷的远程关心是不是太苍白了?我自忖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哪怕是交谈和宽慰,我也并不具有心理咨询的专业技能。但每次,我还是顾不得这些纠结,忍不住问他:

你怎么样?还好吗?

只是因为在乎。

2020年1月21日

钟老到武汉的消息吓了我一跳,看来没那么乐观,人传人的消息更是后怕。前两天还去了奥莱和汉街,又陪妻去做美甲。万一有人带病,不可想象!下午突然咳嗽、出汗,会不会是被传染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三个人都完蛋了。怎么办?从今天开始测体温,观察,做记录,希望不是肺炎!妻说我感冒了,给我吃一粒快克,可好像不管用,明天再看看。

2020年1月22日

早晨起床还是干咳,我说会不会被传染了,妻说瞎说,给我吃了点咳嗽糖浆、咽炎颗粒、阿莫西林、蛇胆川贝液。下午大量出汗,睡了一会,内衣被汗湿透了。赶紧测体温,35.7°。还好,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出去这几天被传染了。那妻和儿子也跑不了了!怎么办!!!我真后悔为什么要带儿子去购物和吃饭,如果感染了肺炎,怎么办???

2020年1月23日,围城第一天

昨晚一夜没睡,咳嗽不停。我想要不要做个后事安排,把公司的所有事委托给王璇。万一我不行了,妻和儿子要保障无忧才行。算了,还是再等等吧,万一被隔离了,也许还有时间安排后事。

 

吃完早饭,看新闻要封城,我准备出去买菜。妻要去,我没允许,反正我已经咳了,就我一个人吧!阿拉家已经什么都卖完了,只剩几块鸡肉,买了给猫吃。菜市场人挤人,我戴了口罩,仓促买了些就回家。又去便利店买了饺子和面条,以防不够。

 

回到家,妻让我在网上买些东西。买了一些罐头和方便面、面粉、大米,我估计能够吃一个月了。

中午,老妈视频说让我们回去。我说不回,其实我怕万一我真被感染了,回去会传染一大群人。听天由命吧。

 

今天还是咳得厉害,吃了消炎药,不管用。心里害怕极了,但是又不好让妻和儿子知道!不能引起他们的恐慌,如果有问题也是三个人一起了!

晚上Dave微信聊了一会,看的出他在安慰我,突然有想哭的感觉!

 

振寰从深圳打电话,问需要什么物资。我说都买齐了,难得这么多朋友的关心,这让我减轻了一些恐惧。

2020年1月24日,围城第二天

今天早起,咳好了一些,心情好些。穿了件红衣服,陪儿子和妻过年。心里依然紧张,会不会是被感染。但看妻和儿子似乎无事,也许我多虑了。

 

发了条朋友圈,想让我和我的朋友和家人知道我很好,但我心里很害怕,但我不想让大家担心。

下午高中的老大哥利民打来了电话,安慰我:“不要紧,有困难尽管说。”尽管久未联络,但让我鼻子一酸。不知怎么竟然如此脆弱起来。

 

晚上老妈、哥姐都视频问我,我都说挺好的,不用惦记!妻告诉我,她看出我很紧张,让大家每天和我视频缓解下。我心里说,我紧张的原因是我有责任,我不能倒下,我要挺住!

 

晚上Dave发了军队支援武汉的视频给我,聊了很多安慰的话,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关心吧!

这些日子,让我感到其实我不孤单,很多并不经常联络的朋友都在关心我,鼓励我。第一次觉得,人生不苦!

 

2020年1月25日, 围城第三天

外面一直下雨,阴阴的,心里不舒服。垃圾在楼道里,我想去扔,妻不同意,我没出去。看了火神山的进展,心里有一点踏实的感觉。微博上消息很乱,不想看了,有国家层面的出手和军队的接管,应该不会有大问题。这点我还是相信,基建狂魔和人民军队的实力。

 

朋友圈里楼栋管家发保洁员消毒的照片,想想真是不容易,以后要对他们好一些才是。

咳嗽早起好多了,下午严重。此时就是真的要去医院也排不上队,好在不发烧胸闷,继续观察。保佑我!即使发病也坚持到2月3日吧!

2020年1月26日,围城第四天

看京东的快递要送到了,没有护目镜,自己做一个吧。可惜有点起雾,好在胜过没有。发了朋友圈,给大家一个参考。利民微信和我聊了一会,安慰我不要着急。

 

刘呈祥说在南京搞到一批口罩寄给我,给她发红包拒收。虽和她不怎么联系,但此刻真暖心。朋友总是在雪中送炭!

今天咳嗽好像好多了!

2020年1月27日,围城第五天

今天咳嗽好多了,不那么紧张了 ,吃了不少零食。

中午妻做了几个菜,我说节约点吧,做好长期打算。妻说还存很多食品呢,别担心!

徐总、利民、萨导、Dave都微信里聊了一会,都在鼓舞我要坚持,加油!

亲爱的朋友们!感谢你们!我会坚强的!!!

2020年1月28日,围城第六天

下楼取了牛奶,鸡肉,全副武装,楼下基本没人,保安也都戴着口罩。

但是两个老人带着孩子在玩,都没戴口罩。微信告诉了袁楼管,希望物业帮忙提醒一下,此时此刻大意不得!

今天咳得少了,心情逐渐好转,但看新闻还是很压抑。不知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希望?

2020年1月29日,围城第七日

出太阳了!

阳光照进房间,猫在追逐阳光玩耍,如果没有这场疫情,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

看了新闻,一线的医务人员真是既辛苦又危险,如果不能帮忙,那就少出去吧!在家里不出去也算一份贡献!

 

徐总发来一段视频,说起她在武汉工作的点滴,祈祷武汉早日康复!我相信一定会的!

网上听了一首《来自武汉027》武汉的孩子为这座城市写的一首歌谣,听得不禁眼角湿润。武汉,这座让我又爱又恨的城市希望你早日康复吧!

 

晚上和老妈视频,看得出她的担忧,只能不断开导她,希望她也平安!

2020年1月30日,围城第八天

阳光明媚,还是无法出门。确诊人数7711例,这是个不乐观的发展态势。

不知终点在何方,也看不到拐点,没有心情看书,想处理工作根本心不在焉。估计很多人已经接近心理极限了。可除了闭门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吗?

 

也许很快,也许要一个月,二个月?但我相信国家的强大和军队的战斗力。希望早日战胜这场疾病吧!武汉,希望你早日康复!

咳还是有,但是好多了,继续观察记录,以防不测!

 

但看到妻子和儿子没有任何问题,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我有问题,他们肯定会有反应了。目前来看,我也许只是支气管感染了,继续服药,家里只有板蓝根了,其他消炎药都吃完了。为了安全,不出门买药了,吃板蓝根吧!

2020年1月31日,围城第9日

确诊人数9692例,还在快速增长,让人焦虑!

阳光很好,外面传来洒水车的音乐,在此刻真的悦耳。

猫在晒太阳,无忧无虑,但我还是很沉重 ,尽管朋友们一直开导我,但任谁处在风暴中心也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下楼取了口罩,感谢IVY的雪中送炭,更感谢物流的坚持,虽然慢,但很不容易了。

京东买的猫粮到了,总算在即将断粮之前到了,感谢快递小哥!

 

从21号开始咳,到今天10天了,除了咳以外没有任何不良症状。但新闻上又说部分病例没有任何反应,这又让我很担心,心情又变沉重起来,希望早日好转。

 

下午看了火神山和雷神山的进展给压抑的心里减轻了一些负担,希望会有的,希望春暖花开,我要出去看樱花!

2020年2月1日,围城第10日

今天确诊人数增加到了11791人,前面的希望和信心一下被打碎了。这样的态势发展下去,胜利遥遥无期。为了平复心情,临幅贴,柳公权玄秘塔碑,久未写字真是生疏,业精于勤荒于嬉,若爷爷还在肯定不高兴的。写了两张,心里竟然平和了一些。

 

老妈视频问有什么困难,边说边掉泪。为了安慰老妈,给她看了家里的食物,可还是没法让她释怀。真的怕她着急了血压升高,晚上再找她视频安慰安慰她吧!

 

下午开始突然咳得厉害,吃了板蓝根颗粒,不见效。快晚饭时突然四肢无力,肌肉酸痛,突然想是不是并发症出现了,心里慌了。妻找了快克和芬必得给我吃,喝了几大杯热水,在沙发上睡了半小时感觉好多了,心里慌乱稳住点。

 

如果真有问题是找不到床位的,只有在家等死,一家人都会感染,从咳嗽开始到现在12天了,应该没事的。至少她们两个没事。一次次告诉自己要坚强,可在这个时候,完全无法做到。这风暴之中,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恐惧。

 

刘小玉说,心无挂碍则无有恐惧。我做不到,我心中挂碍太多,责任太多,我不愿死,我无法放下那些责任。我必须健康的活着!我要活着!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没事的,不会有问题,只是支气管发炎而已!

 

希望时间过快些,早早过去14天潜伏期吧,再坚持2天就可以了,需要听首歌,听了赵传的勇敢一点,我需要勇敢一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没事的!

 

希望明天有好的消息吧,否则真需要确诊了。

今天不想看新闻,手一直抖,心里的害怕没办法减轻,哥和我视频说了一小会就挂断了,老妈打了个电话讲了几句我就挂了,再说下去要哭出来了。

 

利民发微信说让我好吃好喝好睡我没有回信息,我不知说什么,也不想说。Dave和我聊了一会,我本来想说我很好,可忍不住说我要顶不住了,这样也许会给他带来压力,但我真的很恐慌。

 

再观察1-2天,如果咳嗽加重,继续四肢无力那就想办法去医院。

今天心情糟透了,就记录这些吧。

什么也不看也不听了。

出了很多汗,呼吸好像有点紧张,不知是否是被自己吓的,要记录身体状况,不能大意。

2020年2月2日,围城第11天

今天的是糟糕的一天,咳嗽加重,家里没有药了,应该出去买药,咳得有点胸口痛。妻一直头疼,她说昨晚我吓到她了。今天一直咳,还是无力,现在符合两种症状了,但是我没敢讲。为了让妻平静,我开始临帖,手一直抖,我不确定是否要发病。如果是,我要在两天内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

 

下午去买药了,买了止咳和感冒药。街上人很少,大家都互相躲避着。

回家吃些药感觉咳嗽好些,晚饭后又觉得乏力。我测了体温,36.7度,又服了感冒药,希望明天可以缓解。

2020年2月3日,围城第12天

经过昨天下午、晚上服药,今天起床咳嗽减少,胸痛减轻,无力减轻,不发烧。中午饭后又服了甘草片和消炎药,咳嗽明显好转了!最重要的今天是咳嗽的第14天!潜伏期已过了,完全可以放心了!心情好多了,窗外明显不再静悄悄,开始有人走动。12天,对很多人来说完全失去了耐心,不再顾及安全要出去活动。安全起见,还是继续在家吧!

 

看见朋友群里一则消息很伤感,一位被感染的中年男子,在极度绝望中跳桥自杀了。我知道这条消息不会见诸媒体,一个人的消失就这么悄无声息,一个生命就轻易化于无形了,甚至连他的骨灰在哪里,都不会有人知道。经过14天的咳嗽和担惊受怕,我能理解他的绝望和恐惧,他没有等到生的机会,便主动走向死亡。没有人能用是否坚强和有无信仰来评价他,因为没有人能体会他的痛苦和绝望。这场灾难过后,他很快便被遗忘。

 

窗外又是明媚的阳光,14天的恐惧和担心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在这围城的12天里,我害怕、恐慌,自己给自己打气,也产生过幻想,幻想如果自己死去我的亲人会如何,我朋友会有多少人记起我。所幸,有亲人、朋友每天在关心我,鼓舞我,安慰我。看到有强大的国家和军队带来的希望,有无数冒着危险的保障人员付出劳动。虽然这场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也许我们还要经历漫长的等待和困顿,但人性的光从不曾被淹死。就像看见日本援助物资上所写:“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个世界永远会有丑恶、贪欲、功利、愚蠢,但人性之光会永在。在所经历的一切困苦时刻,人性的光辉照进每个人的心里,虽微弱,但有希望。

后记:

在这样一个至暗时刻,我们有幸看到了MINI车主这个群体中的点点光芒。COUNTRYMAN车主,画家刘镇珲创作了画作《武汉武汉》(本文主题图),去铭记这样一场疫情;CLUBMAN车主,艺术家丘雅制作了动物主题的陶艺作品,表达着面对灾祸时人类该有的文明姿态;CLUBMAN车主高妍,在尽她所能帮助朋友们买口罩;还有更多的车主,坚定地守在家中,为战疫贡献一份力量。

春雷说,这些MINI车主的所作所为让他惭愧。可是他忘了,他自己不顾亲人朋友的劝阻,为了不把病毒带出去传染更多人,哪怕只是一个可能性,他也选择留在武汉去面对未知的危险。他还说,如果再选一次,他还是会选择留下。

 

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是不是还有更多的MINI车主身处困顿?我们非常希望你们在这篇文章下面评论,有困难就说出来,大家帮你想办法;没有困难,报个平安;让我们相互鼓励,共度难关。

 

关于疫情,关于这段非常时光,如果你有想讲的故事,请写邮件投稿到thecoopers@mini.com

 

只希望我们一起安好,静待夏花。

 

评论专区
0/2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