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7分钟阅读

这次,我把滑翔机库

改成了自家工作室

2019-11-28
MINI

记得在2005年,还在念高中的我,在成都的一个停车场,第一次看见MINI。当时不认识,也不知道,就是没见过,就是觉得很特别,那种心动的感觉如同遇见一见倾心的女孩儿,瞬间有了想要拥有的冲动。

 

2013年,26岁的我终于拥有了第一台MINI , 在和她恋爱的过程中,也开始了对她更多更深的了解。

停放在“E-two”机库前的一道风景

作为一名空间设计公司的创始人,我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就如同对MINI的热爱。可能是因为受我的影响,团队的小伙伴们也纷纷成为MINI车主。“E-two”机库门外每天停放着一排MINI,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My Work

说到“E-two”机库,想起了2017年的春天,我拉开了5.5米高的铁门,周遭的鸟叫钻入这个空荡的机库里,随后旧积的灰尘扑面而来,但这并没有扫了我的兴致。因为这个曾停放滑翔机的机库,从这天起,将正式成为“ARCHETYPE元太设计”的“灵感之库”,名叫“E-two”。

“E-two”机库改造前。

“E-two”位于太平寺机场旁的中体成都滑翔机制造厂。

 

52年前,数百架滑翔机由这里飞向全国各个角落。这座在红色年代为三线建设而修建的厂库,曾设计并生产了第一架全玻璃钢航空产品——解放五型双人座滑翔机。

 

52年后的今天,它依旧承载着这座城市“腾空而起的设计力”。

左图:50万民工及士兵顶日机轰炸施工,修建寺太平机场。(图自网络)右图:中体成都滑翔机制造厂,停放滑翔机的机库。

老物业的改造充满了挑战,在设计前,我花了大量时间在历史痕迹与新建的融合中思索。

 

整个机库被划分为2层。一层特意预留出1/3的面积作为公共区域及阶梯式分享区,平日里用于日常的家具展示,偶尔也可在此举办不同主题的分享会。

左图:“E-two”机库结构分析图。右图:“E-two”机库1楼、2楼平面图。一楼为凡德罗的办公区、家具体验区、家具展示区,二楼为元太团队办公区、会议室。
“E-two”机库装修施工。
“E-two”机库设计3D效果图。

“设计师们是需要与外界发生关系的,而这些窗户是希望他们在工作之余,一抬头便能看见外面的阳光与树影。”在我看来,门与窗是室内与室外的媒介,也是人与外界的连接。因此,在整个“E-two”机库的改造中,除了机库原本的旧铁窗外,在空间内还设计了不少新的“窗”。

“E-two”机库改造后。

“我们在意历史,也想要创新。”在历史的骨骼中注入“再设计”,让这个几近荒殆的空间又有了破土而出的新力。

 

“E-two”除了地面更换成木纹地板外,几乎保留了机库的所有原貌。锈迹斑斑的旧铁窗留存着旧时使用者的痕迹,断裂的墙垣自然地裸露向外,仿佛也在诉说着这里的过往篇章。

“E-two”机库室内改造后,保留下本身的墙体和铁窗。

“做设计是需要在有尺度感的环境下进行的。”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机库来改造的理由。

 

白日里机库内部阳光洒入的敞亮、厂房外小径上绿林茵茵的静谧,连括一街之隔的太平寺机场所自有的开阔感,这里的种种与生俱来一种“自由”与“祥和”的气息,与其曾经历过的岁月息息相关……

 

在我的办公室,除了一个干净的桌面外,最吸引眼球的不过是角落如同“小编乐队排练场”般的乐器矩阵。

 

也因由此,在很多个下过雨的午后,机库或会响起一阵激烈的鼓点,或会响起一阵悠扬的琴声。

 

在“E-two”这个小小的世界,我们找到了关于“设计与生活”不同维度的融合,或是“空间设计与工业设计”,或是“历史与创新”,或是“秩序与自由”.....

My Home

设计和生活早已无法分开,因为它已融入骨里。

 

“你去每一个酒店,不去在意空间层次、材料比例、采光舒适度,你就不能叫空间设计师。因为你热爱它,一定会想到它的,这就是‘职业病’。这种‘职业病’用在我的家里,便是居住的简单,这种“简单”不是单一的少,而是繁之后的简,它为我隔离城市的喧嚣与繁杂,可以毫无束缚的彻底放松。

My Car

也正可能是因为“职业病”的原因,我喜欢设计自己的MINI。MINI 929,相伴6年的朋友,如今也有更好的模样。不仅没有随着时间“失色”,反却越发亲近、越发细腻的陪伴在我身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