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6分钟阅读

一个人的博物馆

2020-07-23
缘起

我的童年生活在山西太原,这是一个拥有很多古建筑的城市,随便一幢房子都可能有几百年历史。我儿时住在四合院里,瓦当上的图案和兽脊对我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耳濡目染。现在回望,对古建筑的喜爱,也影响着我走上了绘画和设计的道路。记得当时上大学的时候,业余时间去遍了陕西的帝王陵墓。周末和假日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一头扎进博物馆里,难以自拔。

 

除了博物馆,我还喜欢一切有历史氛围的地方。看那一根根房柱,一面面古墙,带我穿越到时间长河中的某个节点。这就像是去到敦煌莫高窟,在现场其实看不清楚壁画的细节,但历史的沉淀是能被感知到的。

 

在我看来,去一个城市,美食和博物馆是最快了解这个城市的方法,而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记得之前去日本国立博物馆,当时正好有几个特展。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参观者多是年长的日本人和游客。他们身着正装,表情郑重,每个人都借了翻译机。可见博物馆对他们来说,不是走马观花,也没有拍照打卡,而意味着更深层的意义。

一个人,徐徐看

疫情之后,人们为了安全更多地宅在家里。而我,一个痴迷于博物馆的人,却迎来了一段奇妙时光——有一些博物馆并没有关门毕展,只是几乎没有预约参观的人。于是这给了我绝佳的机会,让我没有干扰,没有压力,一个人徜徉在时光的旅途中。

 

一个人,可以更好地任由自己的思绪恣意穿越。长袖善舞的汉代小女子,说不定是南越王赵昧的哪个心头好,才被作为原型制成玉器长久地陪伴着他;西周的犀牛尊,是否意味着在那个时代我们有犀牛呢?汉代的青铜马比唐代的瘦一些,反映了历史中马从战略物资向生活娱乐的变迁……

山西博物院的“龙形觥”也被移至山西青铜博物馆展出,这是真正的国宝重器。
晋公盘中的青铜动物都可以活动,可以想象在倒水洗手时的场景是多么美妙。

这一段时间我去到的山西青铜博物馆、南汉二陵博物馆和南越王墓博物馆。山西青铜博物馆2019年才刚刚开放,可以看出盗墓非常严重,展品大多是公安系统和从跟国外追缴回来的。南汉二陵博物馆的建筑很有特色,由于当时的文化落后,展品以陶器为主。但同时也有暹罗和波斯的展品。南越王墓博物馆由于没有被盗,建筑和展品规格都比较高,以至于这里的展品被称为“汉玉之巅”。看到这些历史的痕迹,我会为扑面而来的厚重感而倾倒,也会因瑰宝流落他乡而心痛。

赵昧的金缕玉衣细节,周围陈列着出土的玉璧。
拼历史之图

兴趣,让我对纪录片和历史书籍都爱不释手。这种对于古建筑和博物馆的喜爱,于我来说像是一个拼图的过程。随着知识的逐渐丰富,逐渐修正和填充着一段历史的样貌。比如我在去敦煌之前,会仔细研读关于关于唐代屋檐的内容,这样在亲身去看的时候,才会更有收获。

最后分享一则小故事:之前我一直也以为郑和下西洋是中国航海史上的壮举。直到我看到一个纪录片,从考古学的角度讲述郑和下西洋的另一种猜想——朱棣遣人寻找年幼失踪的皇子,需要这个宏大的计划作为幌子。于是,好面子的中国人,在西方出手阔绰,送瓷器,高价购买当地的香料。是否,这个遍地黄金的天朝形象开始从彼时起在西方世界流传?是否马可波罗和他叔叔循着这个线索来到中国?好大喜功的风气是否是明朝陨落的原因之一?这些又能给今天的我们什么借鉴意义?

 

以史为鉴,除了可知兴替,真的也很好玩呀。

评论专区
0/2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