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5分钟阅读

平凡人的歌唱梦

2019-11-27

2014 年,我在成都经营自己的公关公司。有天,一个品牌客户问我:如果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梦想,你最想做什么?抛开公司家庭以及那些属于理想主义者自身的旖旎外,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一个答案。我回顾了自己的生命地图,很多事情又重新想起,比如开一场演唱会。

11 月,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如果我开一场演唱会,你愿意支持我吗?”一个月后,我把这个舞台送给了一个叫做李婉倩的姑娘。这就是“平凡人演唱会”的开始。

 

婉倩的演唱会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里进行。我们想借由这个空间,强制性让观众关闭视觉,打开身体的其他感官,真正感受平凡人的音乐。

一代人的创作更多是为了生存,累积不断叠加的财富数字。而我们这一代在社会、时代的推动下,在金钱并没有那么赤裸裸的诱惑力的情况下,大家会更多地去思考创作本身的价值和意义,这是相对传统商业更高级的玩法,也是我更向往的美好商业形态。

 

那年 12 月起,“平演”经由社会招募,通过层层选拔,每月选出一位歌手(或组合),为他们办一场个人演唱会。所有费用通过众筹完成,这意味着在演唱会开始前,可能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看演出。

“平演”的第二场演唱会,也是第一个选拔出来的歌手,名叫飞歌。年纪不小,却长着一张隐瞒年龄的脸。当过兵、摆过地摊,也上过研究生,最大的爱好就是音乐与运动,痴迷到随时随地车上都放着几把尤克里里,任何时候都可以高歌一曲。我和他都跑马拉松,演唱会结束后,我们干了这样一件事儿:2015 年重庆国际马拉松上,飞歌背着尤克里里,一公里一首歌,陪着大家跑完全马,唱了 40 多首歌。

 

新智是 2015 年 5 月的歌手,沉默少言、情感细腻。筹备演唱会时,他在某大型央企工作,每天陪老板应酬、喝酒,晚上回家抱起吉他才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在黑暗中,他唱民谣,喝啤酒,讲孤独,聊和当年喜欢的女生擦肩而过的故事。那场演唱会结束后,2016 年春节,他下定决心辞掉工作,从斯里兰卡出发,一路北上,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在行走的过程中抵达了内心的信仰。

 

四年,52 位歌手,52 场演唱会,成都、上海两座城市的平凡人相继发声,有教师、公务员、学生、外企职员,也有创业者。从黑暗中到明亮处,从室内到室外,从书店到专业的出空间,从单场 70 位到 1000 位观众,越来越多人知晓并认可平凡人的不平凡。

在这个梦想泛滥、情怀无处安放的时代,我从这些平凡人身上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议、价值连城的故事与信念。

 

很多人时常会问我:“这几年‘平演’给你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人的快乐有好多种,只有创造美好的快乐最持久,做“平演”算是这样。

相关文章